上海酒水价格联盟

文艺荟萃 | 冬日里的白月光——醪糟

陕西师大文学院2018-06-19 14:13:02


校园的清晨在雾霭中开始明亮,从凌霄长廊走到昆明湖,朦胧的光影在泛着涟漪的水面交织着。小苑心如止水,只想拾阶而下,开始思考每天的哲学问题:吃什么呢?漫步路过家园,冷冷寒风的早上,喝碗醪糟吧,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!


今夕何夕,转眼冬将至。一碗热气腾腾的醪糟,不仅甜到味蕾,更暖在心里。仿若冬日里的白月光,给脚步匆匆的行人带来一丝光亮,几缕暖意。


醪糟知多少




       醪糟又名酒酿,古人叫“醴”,俗称“米酒”。这是一种以糯米为原料的家酿土酒,色白,稍浑浊,口味较淡,后力较足。米香型白酒指以桂林三花酒为代表的一类小曲米液,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传统酒种。是一种以大米为主要原料的蒸馏酒。米香型酒香气清柔,幽雅纯净,入口柔绵,回味怡畅,给人以朴实纯正的美感。


       明人李实在《蜀语》中说:"不去滓酒日醪糟,以熟糯米为之,故不去糟,即古之醪醴、投醪。"《庄子·盗跖》和《后汉书》中都有关于醪糟的记载,可见确实历史久远,秦汉已经有之,并非因杨贵妃而发明。郭沫若有《游西安·五月二日》一文,称"浆米酒即杜甫所谓'浊醪'。四川人谓之'醪糟',乙醇成分甚少。""浆米酒"似应为"江米酒"。不只四川人,陕西人也把它叫做醪糟。又据一些书籍记载,浙江有糟烩鞭笋,上海有糟田螺,北京有糟煨茭白,福建有淡糟鲜竹蛏,陕西有糟肉,都是用醪糟类"浊醪"、"不去滓酒"炮制而成。可见醪糟在中国,无论南北,都十分普遍,并为古今人所喜爱。



仙女酿米酒




       据说当年董永因为侍母孝顺,感动了上天(孝感因此得名),七仙女慕董永之名下凡与他成了亲。董永很穷,二人常常连饭都无法吃饱。七仙女就把家中的米酿成米糟,米经过酿造每一粒都比原来胀大了几倍。用那米煮成的稀饭不仅更能耐饥,而且又香又甜,因为七仙女酿米时加进了一种原料:她对董永的爱情。知道这个传说后,很多人都觉得,每一次喝下的不仅是一碗米酒,更是对真挚爱情的向往。


        明天可以去阳光苑或者家园喝一碗醪糟,试试看能不能品尝出爱的味道。



吃法最趋同




走遍全中国,醪糟的吃法可能是食品中最趋同一致的,比如说,在那儿都能吃到醪糟汤圆、醪糟鸡蛋,做法和味道也几乎差不多。


最简单的吃法是吃生醪糟。南方人习惯上把未经加工的醪糟叫做“生酒酿”或“生米酒”或“生醪糟”。其中,以湖北孝感的“孝感米酒”为例,当地人以生吃或稍加白水吃为主,“孝感米酒”因此成为湖北人的最爱。不过,这种吃法也有讲究,刚刚发好酵的醪糟有些微温,口感发酸,要等凉透了才好吃。


吃时除可打鸡蛋花或荷包蛋外,还有许多独特的方法:一是泡了麻花吃;二是把柿饼撕开,投入醪糟汤,一同煮好了吃;三是将核桃仁切碎。拌猪油,与醪糟一起煮着吃。



 用途极广泛




在川贵黔一带,除了吃以外,生醪糟还有着很重要的用途,那就是用生醪糟取代白酒做腌菜的“酵母”。像四川用醪糟腌的牛皮菜,酸辣之余带着绵甜,实在爽口。而贵州独山的“独山盐酸”则尤为闻名遐迩:于碧绿的青菜和红红的辣椒之间,点缀着雪白的醪糟粒,生脆的菜帮子巨辣无比,缠绵的甜味又使人欲罢不能。


南方的一些饭馆至今仍袭用醪糟做发面的“酵头”,所制作的面点松软可口香甜生津,非酵母或酵肥可比。生醪糟还是做菜的上等调料,像醪糟鱼、醪糟茄子等,都是很受欢迎的西南地区的家常菜。



醪糟在陕西




陕西许多地方都有醪糟,是一种民间的甜食和饮料。每逢春节,家里总要做一大盆醪糟。先将洗净泡软的糯米蒸到半熟,再用冷水淋凉,到约30℃,加酒曲,拌均匀,入面盆,中间留一个小孔洞,盖以棉被,放在热炕上,使其发酵。一两天后,有一股酒香味从盆中透出来。或取一两勺加水烧开了喝。或在这烧开的醪糟中打入鸡蛋花、荷包鸡蛋,连汤带蛋吃。还可冷饮。


关中各地,临潼县的醪糟最著名,人称临潼醪糟或临潼桂花醪糟。制作方法与民间一般的方法略同。特点是汁浓味醇,烧开后糯米浮于水面,酒香扑鼻。因临潼有著名的温泉华清池,先前曾是风流天子李隆基和绝代佳人杨玉环沐浴享乐的所在,而临潼醪糟又是用温泉水炮制而成,所以平添了几分魅力。


汉中人也非常喜爱醪糟。汉中市知名书法家徐永基先生说,不仅过年过节必定要自己做了吃,平时也有做了吃的。特别在汉中坝子,以水稻为主的地区,老百姓都要用一块地专门种酒米,以备做醪糟之用。

 

枕书而眠,梦里看山,闲暇处才是生活。倘若有美食相伴,那便更是锦上添花了。冬日里的白月光,甜甜醪糟,值得你细细品味。




文案:李媛

美编:何丽

责编:谢好祺

审核:王文雅    尚佳丽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