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酒水价格联盟

清水老者近百岁,天天关注朴槿惠!神马情况?

丽江热线2018-06-19 16:28:18


早就听闻在永胜清水村有一个老者,年纪已近百岁,仍耳聪目明,谢绝儿女照管,坚持自理生活,并每日读书写字。笔者不禁神往,思忖何时可以拜见。近日,机缘巧合,笔者有幸拜访了这位老人,果见他精神矍铄,仙风道骨。一开口,声音洪亮,中气充沛,思维敏捷,语速极快。他不仅对村里的大事小情了如指掌,还对国际国内正在发生的大事也能说个子丑寅卯,更对朴槿惠面临困局感到惋惜,也对川普和希拉里的选战感到吃惊。



老人叫黄经魁,今年96岁,是清水黄氏后裔。清水黄氏,是永胜历史上名重一时的书香世家。清朝乾隆年间,黄恩锡、黄燿枢祖孙先后考取进士,黄燿枢的儿子黄伯颖二十余岁考取拔贡,在福建官至知府,从而成就三代功名,“一门两进士”也成为永胜传颂不衰的佳话。



黄经魁老人虽然只在年轻时候当过一两年的教师,之后数十年间,除了偶尔与村民伙伴到邻县做一些贩买羊只、羊皮等季节性生意外,就一直在家乡从事农业生产,七十多岁仍下地干活。但他始终践行儒家的“诗书济世,耕读传家”的传统,哪怕农活再多再苦,他也坚持读书看报,还经常写一些日记。他从不认为自己不在“体制”内,就没必要关心国家大事。相反,能找到的报纸杂志,他都要千方百计找来读。有了电视以后,新闻联播、海峡两岸等新闻类栏目是他每天必看的。



范仲淹有名句云: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”黄经魁老人也许就是这样一位虽身处边疆、地位低微却胸怀天下的人。他的记忆力极好,青少年时代背诵过的诗书,至今还记得。在笔者的请求下,他当场用毛笔书写苏轼词《念奴娇》、柳永《望海潮》等词,信手写来,居然一字不差,让笔者自叹弗如。



在老人的书房里,笔者读到了老人正在写的日记。写得最近的事是有“习洪会”和“美韩丑闻”等国际国内大事。日记还记录了亲朋往来、个人养生保健等内容。问起写日记的缘由,他说是从1983年开始每天记日记的。问他为什么是1983年,他说当年去新疆看望了在新疆大学当教授的弟弟,回来以后开始每天记日记,所以记住了。翻看他的日记,字迹整洁,字数不长,每则仅两三百字,短小精简,均为所见所闻所思,都有标题。房里有一个木箱,是装日记本的,打开看,大约有二、三十本。他还给我们看了他写的书稿,那是近年来随着社会对传统文化的呼唤而写作的《清水轶事》,他通过回忆叙写了清水村历史上的人与事,准备交给有关部门出版。



老人还作诗填词,其中一些诗文发表在地方刊物上。在老人的另一间房里,墙上挂了好几件老人自作自书的诗词书法挂轴。仔细读来,发现这些诗词虽然格律不甚讲究,但却很接地气,写的都是关于家乡、关于当下的事。这些作品大的字有拳头大小,而小的一件朱子治家格言,已经是小楷,都是近年所书,可见老人的视力还相当不错。




看到老人这么大年纪还如此上进,免不了要问及黄老人家的养生经验。他说,也没什么特别之处。回想这些年来自己的生活,其中最大的特点是一切形成规律,按时运动锻炼,按时读书写字看新闻。饮食上也没有什么禁忌,老伴三年前走后,仍然是自己做饭吃,荤素不忌,只是肉食量少一些。早餐通常吃糕点,就是本地人做的甜饼。虽是永胜人,却几乎不吃油茶。不抽烟,但每顿晚饭时喝几口白酒,可能就五钱的量。爱喝咖啡,几乎每天上午都要喝。



当问到老人打不打麻将时,老人爽朗地说:“打呀!主要是为了消磨时间,但玩得都很小,也就三五块钱。”老人风趣地说,跟他一起打麻将的牌友都比他年龄小,但都经常输给他。


闵文新(图、文)

丽江市广播电视台全媒体中心  出品

主编/李铁成 责编/和晓莉 和润黄 雷凤娇

商务/王晨  出品人/余金山 杨福庆

终审/闵文新 杨国钧  总监制/段成坤

法律顾问/滇西北律师事务所 和桥毅(15108880662)

热线电话:08885112277  微信lijiangtv

更多内容 | 右下方可评论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