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酒水价格联盟

一时的战友一生的情║杨甲午

大家传媒2018-06-19 15:35:05


(左一为作者杨甲午,右面为王佟)


一时的战友 一生的情

 

—— 看望一名在北京建筑工地打工的伤残退伍兵 

 

       杨甲午

 

1026日下午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“指导员好!你还能听出我的声音来吗?我可是您30多年前带过的兵呀。”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,我一时愣神了。我说:“听声音很熟悉,但是真的是辨别不出是谁来了,因为我毕竟离开部队30年了。”对方说,我是王佟,78年的兵,河北平泉的。还能想起我来么?时光一下子把我拉回了38年前,那时我在野战部队的一个连队担任指导员。王佟中等个子,圆圆的脸庞,大大的眼睛,踏实肯干能吃苦,是个农村兵。1978年我们部队在河北宣化半坡街执行国防施工任务,在一次爆破作业中,他的耳鼓膜损伤,右耳失聪,是个因公负伤的伤残军人。我心痛的问他:“现在生活的怎么样?人在哪儿?”他说,我好不容易从战友那里打听到了您的电话,听说您在北京,我来北京打工了,想见一见您——我的老指导员。可能是人上了岁数的原因,总想起部队,想念战友,总想念在连队期间指导员您,像大哥哥一样的对我的关心和爱护。”我一听到是王佟,也是近60岁的人了,而且是个伤残军人,还在外出来北京打工,并且还要来家里看我,心里既高兴又很不是滋味。高兴的是战友之间要见面了,难受的是,一个近60岁的老人,而且还是一位因公负伤的伤残军人,还在工地搬砖和泥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我说,王佟啊!你的工地在哪里!我要过去看看你 。他说:“您年龄大了,不用跑了。我抽时间到家里去看您。”我说:“”你快60岁了,还漂泊在外打工,还在建筑工地干活儿,很辛苦的。你的心意我理解,但你一定不要来了,我去看你好吗!他说,你是我的老指导员,我应去看你。我说:“”王佟啊!我住的离你很近,到你干活的工地的看看去,就当我锻炼身体了,好吗?”在我再三的劝说下,王佟终于告诉了我,他在丰台长辛店的崔村工地干活儿。

接到王佟这个电话的当晚,我辗转反侧夜不能眠,多么可爱的战士,多么纯洁的兵,回忆当兵的岁月,我们风华正茂,同在一个连队吃苦训练。他八二年退伍返乡,分别后由联系不多,到失去联系,时隔34年王佟还能想起我,并且要来看望我,我心里充满了兴奋和激动。

岁月无情人有情,最真莫过战友情。顷刻之间爱兵之心油然而来,我们这些因公致残了的农村兵,他们在部队是好样的,致残回到地方后在生活上肯定会遇到诸多不便,他们退伍回农村后到底生活怎么样,想探个究竟。

第二天上午 ,天气下了毛毛雨,我乘车去了长辛店,当我在他干活的工地,看到身穿一身破旧工作服的王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阵阵的辛酸,王佟激动地眼含着含着泪水的和我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说,指导员啊!34年了,好想您呀!我们终于又见面了。

随之,我们到了工地旁边的一家小饭馆里,要了几个小菜,一瓶白酒,边吃边聊了起来。我仔细询问了王佟回到地方这些年工作生活情况。他告诉我,他有两个孩子,一儿一女都结婚成家了,回去后这些年,当了多年的村干部,日子过得还可以。就是因为给孩子们都在城里买了房,钱花的差不多了,身体还不错,才到城里打份工。 我得知他日子过的还不错,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我告诉他,孩子们都成家了,还是要鼓励他们自立,毕竟你也已经是近60岁的人了,听说你还在工地打工,我心痛的一晚都没睡好觉,今天赶来看看你。我奉劝他,养老还得靠自己,你给孩子们点心情可以理解,你要明白和给他们和跟他们要可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哟。奉劝他一定要把自己的身体保养好,养老钱留足,不然你会受罪的。他连连点头,“指导员您说的对。可是我把钱都给他们花出去了呀。” 我说以后注意就是了。

我仔细询问了他的伤残情况,他说虽然一只耳朵聋了,对生活没造成太大影响,国家对伤残退伍军人很关心,每个月凭残疾证可领取1000多元的补助,生活还过的去,他很知足。

短暂的交谈后,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为了不影响他下午干活儿,简单的便餐叙谈后,我们依依不舍的握手告别。我祝愿他平平安安,回去时能拿到工资,不拖欠工费。并欢迎他方便时来丰台再聚。

这就是我们憨厚正直,勤劳朴实的伤残农村退伍兵。

只要参过军,一生都是兵。这就是我们人民军队培育出来的人间最真挚、最纯真的友谊——战友情。  






友情支持:《中国人物传记》《神州》《名家书画》《华星诗谈》《宝应文化》《八宝亭》《读读写写》《语文导报》《校园文学》/企业家丛书编委会/北京杂文学会/人人文学网/微诗刊/京西文艺网/力量时评/眉凌文化/语文领袖/军旅书画院/卢沟文学/文化网/时代网


总编恩泽   主编:武眉凌 海城 楚红城 王博生 副主编:桑吉格格  王奕璇  编辑:翟景文 马进彪  杨旭  高淑霞 纯玻璃 史本亮   投稿:1181749094@qq.com

(了解详情请打开下面阅读原文)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