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酒水价格联盟

得知男友和闺蜜偷情,她的报复,太绝了!!

上海头条2018-06-19 15:57:46

  

生活压力太大,不如看篇简单的小说,让自己的生活简单起来。


<1>


  商务卡宴在道路上行驶着,划破夜色寂静的江城市。

 

    刚刚从公司回来的龙夜爵,正翻看着文件,开车的是他的助理兼司机安义。

 

    “爵少,这一次我们彻底拿下了JR的案子,可算是让爵式又上一层楼,是不是可以放个假呀?”安义笑眯眯的问他。

 

    “想要休息?”他挑挑眉,语气邪肆。

 

    安义只觉得自己好像老虎嘴上拔毛了,瞬间闭嘴。

 

    龙夜爵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起,他拿起来看了一下,便扔在了一边。

 

    安义伸长脖子看了一下,看到名字之后,一下子笑开了,“又是催婚电话?董事长夫人还真是锲而不舍啊。”

 

    “闭嘴!好好开你的车。”龙夜爵冷冷的呵斥。

 

    真是没趣,安义翻个白眼,继续开车。

 

    只是在路口的时候,一个白色的人影忽然窜了出来,吓得他立马踩住刹车……

 

    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上响起,卡宴势头太猛,即使他已经将刹车踩到底,却还是将白色的人影给撞倒在地。

 

    安义一阵头皮发麻,目瞪口呆的僵在那里,他撞到人了!

 

    龙夜爵迅速下车,疾步过去查看被撞到的人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只觉得自己头昏脑涨,揉着被撞疼的膝盖,还没叫出声,就被人猛的一把给拉了起来。

 

    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 

    没事?

 

    她事大得很!

 

    男朋友要结婚了,新娘不是自己,这是多大的讽刺啊?

 

    出来喝个酒买个醉,还他妈被车给撞到了!

 

    “老天爷,我唐绵绵一向奉公守法,尊老爱幼,从不抢小孩子棒棒糖吃,你怎么就眼瞎了,还让我被车撞?”她不甘心的怒吼起来。

 

    扶着她的男人微微蹙眉,看着怀里的女人,原来是喝醉酒了。

 

    不过还能骂老天爷,看来没什么大事,虽然不喜欢半夜还出来买醉的女人,但他还是礼貌的问道,“小姐,你住在哪里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

    “我才不要回去!”唐绵绵撒开了他的手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,可一个不注意,又跌了下去。

 

    这一次,男人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她。

 

    没有预期之中的疼痛,她还有些惊讶,一抬眸,正好对上了男人那双深邃的眼睛。

 

    有那么一刹那,她停顿了一秒。

 

    但仅仅只是一妙!

 

    “你是老天爷送给我的赔偿礼物吗?”唐绵绵眯着眼睛,双手拽着龙夜爵的衬衣,有些呆萌的问道。

 

    龙夜爵一脸黑线……

 

    跟酒疯子是不能讲什么道理可言的,没办法,他只能将她抱起来,打算送到酒店。

 

    可怀里的女人却好像很兴奋,松开了他衬衣,却一把捧住他的脸,激动的说道,“看来老天爷还是有良心的,给我这个新世纪好少女送来了男人,我也要出轨!”

 

    说罢,猛的吻上了男人的唇!

 

    因为双手抱着她,并且猝不及防,龙夜爵彻底被她吃了个大豆腐。

 

    心里一阵厌恶,直接松开了手,将她扔在了地上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只觉得一阵酸痛,然后眼前一黑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

    安义本来被吓傻了,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又看到自己家那冷面总裁,被人给强吻了!

 

    这简直是历史性的时刻!

 

    他还没来得及拍照,就看到他毫不怜惜的将人给扔在了地上。

 

    乖乖,那样摔,对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来说不算事儿,可对人家一个姑娘家,真的有些残忍了好么?

 

    急急忙忙的下车,上来紧张的问道,“爵少,怎么样了?”

 

    “将这东西弄到车里去,送酒店!”

 

    龙夜爵脸色十分难看,还嫌恶的抹了抹唇,气冲冲的回到了车子里,并且狠狠的甩上了车门。

 

    安义那个汗啊……

 

    这是人,不是东西好么?

 

    不过这个女人还真彪悍,居然将爵少给强吻了,安义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。

 

    虽然此时的她没有半分形象可言,但那秀气的小脸还是十分耐看的,正儿八经打扮起来,应该算是个美人。

 

    “看什么呢!赶紧的!”龙夜爵心情差到爆,探出头低吼了一声。

 

    安义立马将这所谓的东西,给抗到了后座,再开车往酒店驶去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在一片头痛欲裂中醒来,好似被大卡车碾过一样,散了架一样的疼。

 

    该死,她是喝醉了被人胖揍了吗?

 

    陌生的房间,让她脑子有片刻的呆愣,这是哪里?

 

    当视线巡到一处酒店的名字,脑子警钟大响,急速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 

    “还好,还好。”

 

    她松了口气,虽然衣衫不整,但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不和谐的行为。

 

    不过,为什么自己在酒店?

 

    糊里糊涂的熟悉了一下,才出门,在前台询问了一下情况,才知道是被两个黑衣男人送到这里的。

 

    靠!昨晚自己是干了什么?

 

    手肘和膝盖处有点擦伤,应该是不小心磕碰到的,忍着痛,她再次在心里将苏世杰那个混蛋,狠狠的骂了个遍。

 

    自己好不容易从家里偷了户口本出来,想要跟他拿证,却不想看到的是他跟自己好闺蜜严悠蓝鬼混的样子。

 

    想起来就一肚子气!

 

    她只是拜托好闺蜜照顾一下自己男朋友,但是没让她照顾到床上去好吗?

 

    这些也就算了,她忍了!

 

    可谁知道,自己好不容易找了房子,找了工作,打算甩开这一切好好过自己的日子,却不想好闺蜜严悠蓝给她打电话,说要约她出来谈一谈。

 

    谈她妹的!

 

    她想要拒绝,却不想被她一个一句,你不敢来,这种激将法给激去了。

 

    本以为战斗力十足了,结果人家甩过来一个结婚请帖,瞬间就秒杀了她!

 

   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严悠蓝的那番话。

 

    “绵绵,你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,我结婚,你一定要出席好不好?这样我才会觉得幸福。”

 

    唐绵绵当时真的很想回一句,有见过好朋友抢男朋友的吗?

 

    “绵绵,我真的很爱苏世杰,当然,他也很爱我,不然就不会放弃你们之间五年的感情了,所以你可以祝福我们吗?”严悠蓝恳请的问道。

 

    她当时真想掀桌子,爱你妹啊,我他么凭什么祝福了?

 

    可话还没说出口,严悠蓝又丢了重磅炸弹,“绵绵,我怀孕了,我要做妈妈了,世杰要做爸爸了,我们说过,彼此要当对方的干妈的,所以,你就是孩子的干妈啦,高不高兴啊?”

 

    “高兴!”她咬着牙挤出两个字,“很高兴!”

 

    她真是佩服自己,居然没有发飙!

 

    不过,回来之后,就彻底一蹶不振了,心情不好出去喝个酒,居然喝到酒店来了。

 

    为什么没发生个什么一夜惊喜之类的?

 

    被不认识的男人送到了酒店,果然,电影都是骗人的。

 

    电话铃声响起,打断了她的自我补血,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小蓝的名字。

 

    严悠蓝又打电话来干什么!

 

    将电话放回包里,她才不想接,免得自己心情不好。

 

    可严悠蓝特别有耐心,一个劲的打,旁边的大妈不高兴了,催促她,“小姐,你电话响了你知不知道?”

 

    要呀呀,她不耐烦的从包里拿出手机,语气不好的接起,“有事?”

 

    “绵绵你终于接电话啦?我想问你没忘记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吧?你礼服选好了吗?我在最后试礼服呢,是你最喜欢的那个牌子哦,这一季的礼服真好看,你要不要来试试?”

 

    “……不了。”唐绵绵此时心里,简直是一万头草泥马滚滚跑过。

 

    “难道你有更好看的礼服吗?我就知道绵绵不会让我失望的,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严悠蓝又在说那些恶心巴拉的话了。

 

    她被气得实在头痛,“我还很忙,先挂了。”

 

    “好吧,那我在宴会等你哦。”严悠蓝还十分不舍的样子,差点没恶心死人。

 

    死百莲花!

 

    唐绵绵在心里泄愤了一句,拿出那张差点被她吃下去的请柬看了看,下午十三点十四分开始,寓意一生一世。

 

    苏世杰,严悠蓝你们这对混蛋!

 

    狠狠的将请柬丢进包里,深吸一口气,才下了地铁,往礼服店走去。

 

    这一次,势必要大出血了。

 

    站在‘空’品牌的展览窗前,唐绵绵挣扎起来,这礼服只要一件,就可以让她负债累累。

 

    以自己现在这个状况,肯定不适合买这么昂贵的衣服。

 

    可人活一口气!

 

    她现在被严悠蓝挑起的那口气,是怎么都咽不下去的,所以最后她成为意气用事之人。

 

    当短信上提示信用卡超支之时,她已经换上了新的礼服,并且让店员给她化个妆。

 

    “要精神一点的。”她一再强调。

 

    店员实在不明白,化妆就是化妆嘛,还能怎么精神?

 

    难道画个梅超风?

 

    对着镜子照了照,还算满意自己现在的样子,才出了礼服店,打车往豪爵酒店赶去。

 

    路过银行门口的时候,她叫停了一下,下了车,进了银行,往柜台上啪的一声放了两千块。

 

    当然,那也是她唯一剩下的钱了,冷着脸对工作人员说道,“给我换两千的一元硬币!”

 

    那工作人员像是看妖魔鬼怪一样看着她。

 

    但唐绵绵抱着双臂,十分坚定。

 

    最后工作人员还是给她换了一袋子的硬币,拧着沉重的袋子,再次打车,往豪爵赶去。

 

    抵达豪爵,时间刚好,门口的那对贱人,正笑脸迎人呢。

 

    深吸一口气,才迈着自信步伐走了过去。

 

    苏世杰见到唐绵绵,惊讶无比,眼神更有些慌张,“绵绵,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    “少装了苏世杰,不是你邀请我来的吗?怎么,你结婚不敢请我吗?”她冷冷的勾唇讥诮。

 

    苏世杰脸色十分难看,眼底有着几分黯然,“绵绵,对不起……”

 

    “少废话,别挡着我随礼。”唐绵绵一把推开了苏世杰。

 

    严悠蓝招呼完了一个客人,马上过来,一把挽住了苏世杰的手臂,亲昵姿态一览无余,笑眯眯的说道,“绵绵,你终于来了,我还以为你不来了,谢谢你。”

 

“不客气!”唐绵绵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,将手里很沉的袋子往桌子上一扔。

 

<2>

    吓得接礼的人一个哆嗦……

 

    苏世杰还在做着挣扎,“绵绵,我知道你很难过,你不要来了,回去吧,我不想看到你难过。”

 

    严悠蓝眼眸一闪,有些不悦,“世杰你说什么呢?绵绵是来给我们送祝福的。”

 

    苏世杰却不理她的话,继续劝道,“是我对不起你,我不祈祷你的祝福,所以你回去吧,绵绵。”

 

    真是好笑了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冷笑起来,“我不会难过,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

    “绵绵,我知道你是故作坚强的,你越是这样说,我越是惭愧。”

 

    “世杰!”严悠蓝气得跳脚,“有客人来了,我们先去接客啊。”

 

    唐绵绵真想放声大笑了,你们这两个戏子,也只配接客!

 

    深吸一口气,她微微抬手,将袋子往前一推,哗啦一声,两千个硬币从袋子里倾泻出来,滚的滚,掉的掉,满地都是。

 

    苏世杰跟严悠蓝都僵住。

 

    以及刚刚到来的龙夜爵。

 

    他只不过是代替爷爷来参加一个婚礼,却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。

 

    居然是昨晚那个酒疯子?

 

    果然是疯子,这是酒还没醒么,居然跑到这里来撒野了。

 

    制造了视觉震撼的唐绵绵,嫣然一笑,红唇妖娆,清鸣的嗓音响起,“随礼,两千。”

 

    苏世杰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严悠蓝也好不到那里去,一时间只能怔怔的站在那里,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微微扬着下巴,微笑,转头,进入酒店内,仿佛制造完这些之后的风波,都跟她无关。

 

    严悠蓝眼底蒙上一层阴郁,气愤的跟苏世杰抱怨,“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。”

 

    “好了。”他不耐烦的喝道。

 

    还有客人在,严悠蓝也不好发作,只能忍了下去。

 

    “龙大哥,你来了。”苏世杰不自然的笑了笑,继续招呼客人。

 

    “龙大哥好,请里面走。”严悠蓝也客套的寒暄起来。

 

    不过眼前这个男人,完美得让人叹息。

 

    她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呢!

 

    龙夜爵微微点头,简单的说了一句白头偕老,便随了礼进入礼堂。

 

    严悠蓝拉着他小声问道,“他是谁啊?为什么你对他么尊敬!”

 

    “他可是四大家族之首,龙家的太子爷,龙夜爵,也是爵式集团的开创者。”

 

    苏世杰为她介绍,语气里全是钦佩。

 

    严悠蓝惊讶了一把,居然是龙家的!并且年少有为,这样的男人,简直甩苏世杰一大截啊。

 

    可惜了,如果自己认识苏世杰之前,认识这样男人的话,那苏世杰就绝对不是她的目标了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进了大厅,便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,她现在心情稍稍舒坦一点了,奚落完渣男渣女之后,她需要将送出去的钱,吃回来!

 

    苏世杰是苏氏集团的接班人,集团虽然比不上四大家族,但也小有财力,不然也不会把婚宴订到豪爵这样的酒店来。

 

    所以菜品什么的,都是难得一见的。

 

    她拿着盘子挑选了一堆,正打算放开大吃的时候,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穿着‘空’这样的礼服,绝对不适合吃这么多东西。”

 

    “要你管!”唐绵绵想也不想就回击。

 

    一转头,就看到了这个说话的男人。

 

    男人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,深邃的眸子慵懒的扬起,掠过一丝妖孽,直直的望进了她的瞳眸之中。

 

    她的指尖一颤。

 

    心里好像什么东西被狠狠的撞了一下。

 

    好俊美的男人!

 

    不过,他认错人了吧?

 

    她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俊俏的男人。

 

    于是,唐绵绵再度转身,继续找吃的,并没理会男人的打扰。

 

    龙夜爵看着那已经转身的小女人,有那么一片刻僵硬。

 

    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给忽视了,而且还忽视得这么彻底!

 

    昨晚她可不是这么表现的。

 

    他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唇,那夹杂着酒香的吻,到现在都还清晰如初。

 

    长眉微微一挑,他微微勾起笑容,眼里闪过几抹精芒。

 

    难得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,他可不想就此放过。

 

    当她收获了一大堆食物,打算找个角落好好享受的时候,那个俊美的男人又来了!

 

    还能不能好好的吃东西了?

 

    这么角落他也能找到,真的是佩服他了!

 

    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龙夜爵微微晃着红酒杯,嘴角是妖娆邪肆的笑意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蹙蹙柳眉,细想了一下,然后甜甜一笑,“先生,是你认错人了吧?或者你说想要搭讪?我告诉你,我对男人不感兴趣,那边很多美女都看着你,你勾勾手指头就来了,不需要搭讪的。”

 

    说罢,娇小的身子又挪动了一下。

 

    好不容易找个安静的角落,都被这个男人给破坏了。

 

    龙夜爵再次被打击,可似乎已经习惯了。

 

    当她再次坐下来,打算享用美食的之后,那个搭讪的俊男又出现了。

 

    这下,她不淡定了!

 

    这绝对是苏世杰派来的盯梢!为的就是让她消化不良!

 

    咬咬牙,她顿时怒目相向,“先生,我没得罪你吧?”

 

    “没有。”他耸耸肩。

 

    “我也没欠你钱吧?”

 

    “没有。”

 

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?”小宇宙爆发的唐绵绵已经生气了,后果是很严重的!

 

    龙夜爵微微挑了一下眉,抿唇道,“苏世杰是你前男友?”

 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

    就知道是苏世杰派来的!

 

    唐绵绵气的牙痒痒,“我也有眼瞎的时候,不可以吗?”

 

    对于她抓狂的举动,龙夜爵只觉得有几分可爱,勾了勾唇,“可以,只要现在不眼瞎就好。”

 

    某女唇角一抽,不明白这个难道到底抽什么风!

 

    扭过脸,她觉得自己都被气饱了,拿着包吃的都不要,就往洗手间走去。

 

    她就不信,她去洗手间,他还敢跟着自己!

 

    这一次,男人并没有跟去,而是若有所失的看着她消失的方向。

 

    这一切,都落入了心有不甘的严悠蓝眼里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居然勾搭上了龙夜爵!那个龙家的太子爷!

 

    心里的妒意浓浓的泛开,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。

 

    随意招呼了一下客人,严悠蓝便扭着腰走到了龙夜爵的身边,以甜得腻死人的声音说道,“龙大哥,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。”

 

    龙夜爵原本因为唐绵绵而勾起的笑意,垂了下去,语气疏离淡漠,“应该的。”

 

    可严悠蓝却好像没长眼一样,继续套近乎,“你认识唐绵绵?”

 

    原来她叫唐绵绵。

 

    这个名字……跟她好像一点都不符合。

 

    她可不是柔弱的小绵羊,而是愤怒的红太狼。

 

    弯了嘴角,他点了点头,不容置喙,“认识。”

 

    “啊,怎么没听她提过呢?看来我们真有缘分呢,不过,龙大哥还是不要靠她太近比较好。”她变了嘴脸,马上说道。

 

    “为什么?”龙夜爵眼底泛着浓浓的戏谑。

 

    这个女人打的是什么主意,他岂会不知道?

 

    “我跟她一个大学出来的,她这个人在学校的作风有点不太好,所以……”

 

    男人并未开口,可一双冷厉的凤眸里,早已经是风暴聚起。

 

    但专注说人坏话的严悠蓝并没有发觉,还继续说道,“龙大哥这样的家世,她肯定是配不上的,我觉得龙大哥还是三思比较好,毕竟作风不好的女人,可会不安于室的。”

 

    忘记拿自己手机的唐绵绵从洗手间出来,打算再次折回去寻找自己的手机。

 

    可她完全没有想到,自己还能听到这么精彩的污蔑。

 

    而且这个人,还是自己曾经的好闺蜜!

 

    太讽刺了!

 

    她从柱子后冲了出来,提着裙摆,气呼呼的瞪着严悠蓝。

 

    唐绵绵忽然出现,严悠蓝只好闭了嘴,耸耸肩漫不经心的道,“龙大哥好好玩,我先失陪了,还要去招呼其他客人呢。”

 

    说完,她还故意挺挺胸,让自己的优势一览无余。

 

    龙夜爵微微点头,他根本就没看过严悠蓝,此时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,正深深的看着唐绵绵。

 

    看上起似乎气得不轻。

 

    可为什么不反驳呢?

 

    自己印象中的她,爪子可硬着呢!

 

    居然敢偷亲她,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
 

    其实唐绵绵何尝不想上去撕烂严悠蓝那张虚伪的嘴脸,可……她始终是被甩的那一个。

 

    她已经胜过她了,她又还能做什么垂死的挣扎呢?

 

    心里酸涩的感觉,让她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,好好的梳理一下情绪,提着裙子再度转身,连手机也不找,再次回到了洗手间。

 

    男人眸色沉了几分,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,他刚刚看到她眼底的委屈了。

 

    而且他居然还觉得愤怒了!

 

    为这么一个见过两次面的女人而愤怒,这样的情绪,他从未有过。

 

    蹙着眉头,正打算离开,却忽然发现桌子上一闪一闪的手机。

 

    屏幕上是她的照片,看来是她的手机了,拿起来看了一下,是苏世杰的短信。

 

    下意识的,他点开了简讯。

 

    【绵绵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心里爱的一直是你,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但我还是想说,我爱你,如果不是严悠蓝怀孕的话,我是不会跟她结婚的,你放心,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,你要等我。苏世杰。】

 

    这样的话,几个女人会信?

 

    那个唐绵绵,会信吗?

 

    深邃的眼眸微微一挑,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划,便将这条简讯删除。

 

    或许他自己都没想过,为什么会这样做。

 

    到了洗手间的唐绵绵眼眶泛红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自己的懦弱。

 

    明明自己才是占理的那一个,为什么要这么委屈?

 

    “唐绵绵,你弱爆了。”

 

    她气得哽咽骂自己,抽出纸巾,擦拭着自己的眼角。

 

    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委屈,而弄花了妆。

 

    自己这件礼服虽然漂亮,但比起严悠蓝的身材,自己真的差太多。

 

    是不是男人都喜欢胸大的女人?

 

   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,委屈更甚。

 

    最后她伸手将一旁的纸巾狠狠的抽了出来,往自己礼服里塞去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姐姐我分分钟变大!”

 

<3>

    等到自己觉得满意了,她才稳定了情绪,出了洗手间。

 

    ……….

 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阅读后续精彩情节

友情链接